您的位置: 主页 > 清大校长贺陈弘:成为“出题者”跨域为自已增值

清大校长贺陈弘:成为“出题者”跨域为自已增值

过去一年,新冠肺炎重创各产业,科技产业却逆势成长。台积电股价不但屡创新高,台湾更一举跃上全球半导体产值第二大国。不过,即使美国总统拜登上任,中美科技竞争的态势并不会降温,甚至可能因地缘政治与科技的竞合,大大影响相关产业。

全球对于工程人才求才若渴,但随著产业变迁,人才需求已大不相同。清华大学作为台湾顶尖理工人才培育的摇篮,早已严阵以待。清大校长贺陈弘,同时也是知名的机械工程学者认为,台湾的工程人才必须从“量”变提升到“质”变,提高自身的附加价值。

我们身处的全球化时代,资本与技术会不断流向成本最低、效益最高等符合商业逻辑的位置。全球就如同一个大型工厂,各司其职,且流动性大,但随著疫情爆发,国与国之间的流动出现困难,世界将开始分区,走向分散式集中的运作,降低风险。

印度、东盟人才,加入竞争行列

好比说,一个集团过去仅在一地制造产品,现今逐渐分散至他地,透过不同地区间彼此协作;此时,集中区域内的实体工作,以及不同区域内的在线联络,虚实并进的工作模式将成趋势。而中美之间的角力,与疫情加速科技发展,也让AI技术不断提升,并与虚实并进、远距工作等趋势相辅相成。

那麽,这样的趋势,将对台湾工程产业带来什么影响?我认为,随著产地分散,台湾未来将与拥有大量工程人才的印度、东盟竞争。然而,台湾少子化严重,长远来看,整体工程人才将愈趋匮乏,削弱台湾工程相关产业的力量。

我们都知道,台湾工程人才一向以素质佳、成本低著称,CP值高。然而,面对人才“量”的减少,“质”势必得提升。我们的人才,拥有高超的解题能力,逻辑、运算能力佳,但这些能力偏偏都是最容易被电脑取代的,在AI时代很危险。

因应世界局势变化,工程人才的国际移动、远距、AI等能力,仍需持续增强,但我认为,未来人才需求应更聚焦于提高附加价值与定义问题两大面向。

现今,有许多年轻人返乡,透过工程技术从事农业生产,包含远端遥控传感,或是无人机巡田等,连我都开始怀疑他们到底是农夫还是工程师。由此可见,若将工程当做工具,应用于新的领域,如农业、医疗、文化产业等,新的价值就会出现。

从解题能力,升级到定义问题

此外,当印度人都是背两位数的九九乘法,AI运算技术早就胜过人类,台湾工程人才也应将过往强调的解题能力升高到定义问题的层次,以免被淘汰。

好比说,当一地经常缺水,若要让水可以稳定供应,是要考虑建水库,或是因地制宜建造埤塘系统?其中,需思考包含生态、经济,甚至景观等多元面向,我们应透过定义问题,当一位出题者,而不是与AI竞争解题能力。

因应人才要求的转变,高教转型也势在必行。过往偏向记诵、解题型,或AI可取代的技术等课程内容将愈趋减少,像是20年前,机械、化工、土木等不同工程领域的学生都需学会画图,但现在此项技术已逐渐被机器取代,也慢慢消失在大学课堂中。

取而代之,大学应提供更多定义问题的训练,甚至提高自主学习、跨领域等内容的比例。随著大学课堂教学样态的调整,我相信未来课程量、学分数将不是重点,近期大众热烈讨论大学课程从18周调整至16周的议题,也将得到解答。

另外,为提高工程附加价值,跨域能力更为重要。清大一直以来都强调“跨”,anything+X已是重点,像是鼓励学生双辅系、提供院学士班、实验学程等。清大将科技当成DNA,贯穿所有学院。

不过,谈到跨域能力,我常听到其他教授,甚至大众对于学生可能会样样不精的质疑。且许多学校推动大一大二不分系,结果是大部分学生选择进入商管、工程等热门领域,被质疑不分系反而成为跳板。

我相信单一专业与跨域绝不是相互取代,而是在多变的世界中,让人才有更多样性,就算人才“四不像”,仍会找到自己的价值。世界局势因疫情改变,人才样貌也已然不同,清大不管在课程、选材等都已做好准备,随时张开双手迎接更多样面貌的学生。

贺陈弘 
现职 ▶ 清华大学校长
学历 ▶ 台湾大学机械工程系学士、德国Aachen工业大学工程硕士、美国加州柏克莱机械工程博士
经历 ▶ 清华大学共同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学务长、工学院院长,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副主委

上一篇:花旗银行最新人民币定存优惠
下一篇:“福岛尊严 - 物产展IN香港”停止举办活动的通知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