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偶尔任性也不会毁灭人生!美国人家庭、职场的“一百种松”

偶尔任性也不会毁灭人生!美国人家庭、职场的“一百种松”

编按:
美国人时松时紧的生活哲学,让大家明白,弹性是可以的,偶尔的任性也不会毁灭人生。只要你愿意,休息过后,随时奋发向上,就地回头便是岸。美国人的一百种松提醒了我们,哪有一定要怎样,生活才可以变怎样,并提著这个信念,好好生活下去。(本文摘自《人家有伞,我有美国》一书,以下为摘文。)

我个人认为,一个男人的手臂和躯干,在胳肢窝处所夹的角度,足以判断一个人的国籍。

国中时在训导处罚站呈现的90度不算,如果你看到一个零度男人走在街上,那大概是个日本人,挤了15年电车,胳肢窝压力很大,胳肢窝不懂得自由的滋味,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。如果你看到一个男人,角度奇大,胳肢窝夹约莫45度,在超市转个身都会撞倒一整排口香糖,那大概是美国人无误,全身发散出“我好惬意、我好舒适、我手臂上不管几头肌都好壮”的自在信息。直到后来我才明白,这样的角度其实才是人体自然而然的角度,历史课本里面的尼安德塔人都是这样的,宽宽松松、不假思索,未思考自己应该被分配到多少社会空间的状态下,身体便懂得留原始的余裕给自己。你总不曾看过尼安德塔人夹很紧吧?

美国人之松,松如尼安德塔人。从小在台湾举目所见的各种“紧绷”,跨海来到美国,都变成“哪有一定要怎样”的事。

从家庭生活讲起好了。台湾家庭生活的基本款可能是双薪家庭,下班之后妈妈煮饭、做家事、照看孩子功课,爸爸的主要责任除了赚取生活费之外,可能还要扛起一家子的荣辱、努力让人叫一声“王董”才对得起祖先。美国家庭的基本款长相和台湾差不多,但其中多了许多弹性。若是双薪家庭,通常谁先回家、谁比较有时间,谁就负责煮饭,并不一定要一大家子坐在那里嗷嗷待哺苦等妈妈下班,徒增妈妈的压力。

图/美国人的家庭生活。(仅为情境配图。取自unsplash)

吃饭这件事情上,美国人更彻底放自己一马。台湾人吃饭是件大事情,热呼呼的三菜一汤不可少,没吃到白米饭好像没吃东西一样。又吃饭时间一到,没按时端上丰盛食物,暗示了妈妈不够尽责,这样怎行,难道想逼祖先显灵吗?

反观美国人真的挺随便的,很多时候面包、乾酪、沙拉、简单的肉,甚至微波食物就打发一餐,虽说营养条件或许不佳,但很明显地,美国人也是长得好好的,身强体壮没在怕,美军都全世界打成这样了,要是再吃营养点还得了,一不小心就统一地球了。

可见三餐食事不达满分似乎也不要紧,而且最重要的是,“不完美”也是可以的,随便吃、衣服不折,都无所谓。整个美国都很松,全美国都用洗衣机洗球鞋,婴儿都在咖啡厅地上爬,苹果都用袖子擦一擦就吃,照样活得好好的,而且由一堆松松家庭所组成的这个国家也没有崩塌,同样是货出去,人进来,运转得很。

美国家庭运作的弹性超出了一日三餐、谁来煮饭的范畴,在家庭职责这个议题上,同样也摆脱了传统观念的桎梏。

大家其实都知道小孩需要有人养,每天的照顾却不一定只有妈妈能做,从大人的角度来说,牺牲事业、成全家庭的也不一定只能是女人。有时候在需求的当下,可能刚好妈妈的职涯走得正顺畅,爸爸更适合在那个时候抽身、暂离职场,那麽一个美国家庭可能就会选择妈妈工作、爸爸回家全职带孩子。这在美国是一个选项,是可以考虑的做法,阿姨不会特地从南部打电话上来批评指教,邻居更不会指指点点,孩子到了学校也犯不著怕人家知道。终究,这仅是一个家庭的需求,以一个家庭的方法去满足,如此而已,哪有什么问题?更何况如此的可能性或许能够让某些挣扎中的家庭、某些男人女人大松一口气。确实,退一步想想,谁方便谁养家嘛,有稳定的家庭收入,孩子们也有爱与关怀,人生不就这样而已吗?到底有什么不可以的?

在职场上的美国人,依然很松地活著。有一天,和我先生一起工作的同事对他说:“老板,我找不到工作的意义,想辞职去山上滑一年的雪。”Excuse me! 滑雪这个活动可以连续从事一整年吗?“找不到工作的意义”大可继续找啊,不继续工作下去怎么找?难道一边滑下山坡就能悟道?如果滑雪就能悟道,上人是做什么用的,普天下的上人不都失业了。但事实是,美国人就是这样子,在社会生活里,他们大部分对自己都不算严格,时时刻刻放自己一马,心宽体胖。

图/滑雪。(仅为情境配图。取自unsplash)

台湾人在职场里注重忠诚度、偏好从一而终,若看到履历表上短时间内更换工作,甚至横跨许多产业,依我们的标准是扣分居多。在美国职场中,大家当然也偏好对工作有所坚持的人,但美国个人主义至上,有部分人吹捧所谓“探索自己的可能性”,不在Toyota 上哭泣,也不在宝马上落泪,今天当消防员,明天开搬家公司,后天开驾训班,无论如何一定要开开心心过日子,一点委屈都受不得。

大可批评美国人没定性,说他们草莓族好像也没错,可是每一件事都有多种角度,端看如何诠释。正因为美国人禁不起委屈,便得生出面对变动环境的勇气,得具备较多的大方、较多的创意、较多的人际技巧,方能生存下去,说穿了也是一番工夫。这些对于向往稳定生活的我来说,吞下所有苦楚、原地忍耐,可能还更容易些。

话又说回来,去山上滑一年雪以后人生会全毁吗?其实好像也不一定。Nike 创办人年轻时也和普天下所有废青一样,毕业后没有马上找工作,而是回家向父亲借钱去环游世界。他父亲当下没有手刃儿子,后世才有打了一个勾勾的球鞋可以穿,运动服饰产业也才有了这么一个不可世出的天才。所以当我们说到人生路上的竞竞业业、一步一脚印,似乎真的不需要无时无刻绷得像弓一样紧,偶尔给自己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机会也是好的,再出发时或可飞得更高更远也不一定。

美国人的轻松也来自于所谓的“个人主义”,换句话说,即社会集体放下各种“约定成俗”,甚少说出“你应该怎么样”这种句子。

在美国,不可能有人批评“女生没化妆出门很没礼貌”,明明就是发明这句话的人最没有礼貌了,带著自己亲妈生的脸出门有什么不对?为什么需要对自己的脸感到羞愧?光想到这句话可能给许多年轻女孩带来压力,就觉得实在残忍得没必要。在美国,你要化妆、不化妆、女生画男妆、男生画鬼妆,都可以。没伤天也没害理,不碍著任何人,还换得当事人一整天好心情,我认为非常好。

美国社会对于“什么人该做什么事”或“什么人该长什么样子”也没有严格的刻板印象。女儿的一位幼儿园老师时常染各种奇妙的发色,有一回她将头发中分,右边染全黑,左边染全白,有点 Lady Gaga 风格,可谓相当“特别”。其实我完全没放在心上,直至班上一位日本妈妈表示“在日本,幼教老师绝对不可能染这样的发型!”时才惊觉,对耶,台湾大概也不太可能,毕竟太不符合大众对幼教老师的期待了。

但话说回来,我爱这位老师!

我对于幼教老师的期待是什么?无非是好好爱孩子,看到孩子时眼睛能够喷射粉红色爱心,那对我来说就是最棒的老师。如果她染了自己喜欢的发色来上班会觉得更快乐,有更多爱心和耐心给孩子,我一点也不介意。她想对自己做什么都可以,想剃光头我也无所谓,想在手臂刺上樱木花道的脸我也举双手赞成。

和亚洲文化极度不同的是,女儿在那间幼儿园念了两年,从来没有家长针对这位教师的造型提出任何一次质疑,大家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。老美一般都给他人相当充足的个人空间,少说两句、多赞美,试著看进对方实质的工作态度和精神,给人多点余裕,大家都可以活得轻松些。

读到这里,会不会忍不住想拿直尺敲自己的左手掌,怎么美国人方方面面都乱七八糟,却也生活得还可以。为什么他们可以有不应酬的勇气?为什么明明飞机上该有的是空姐,来的却是空少或是空中老奶奶?为什么美国妈妈不夜夜陪孩子写作业?

这里并不是故意要拿美国人配小米酒,或是全盘否认美国人的努力,而是想借由聊聊美国人时松时紧的生活哲学,让大家明白,弹性是可以的,偶尔的任性也不会毁灭人生。只要你愿意,休息过后,随时奋发向上,就地回头便是岸。美国人的一百种松提醒了我们,哪有一定要怎样,生活才可以变怎样,并提著这个信念,好好生活下去。


上一篇:KOK体育手机版app下载:在俄罗斯,穿红色有了新意义
下一篇:把新娘秘书彩妆现场搬到潮州就业中心 重磅讲师让就业促进活动“好美丽”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